中新網6月18日電 據韓國《中央日報》報道,由日本政府主導的“河野談話”調查結果將於本月20日公佈,日方或將聲稱當時的韓日當局經過協商,調整了談話內容,對此,韓國外交部多次表達不滿。
  報道稱,日本政府計劃當天邀請由5名民間專家組成的調查組的組長,前檢察總長但木敬一齣席眾議院預算委員會理事會,並公佈調查結果。
  日本媒體此前報道稱,調查組應該會主張在發表《河野談話》的過程中,韓國和日本政府當局者曾經過秘密協商,調整了談話內容。
  據報道,“河野談話”中出現的“接到軍方要求的中介人招集了慰安婦”這一內容,一開始在由日方製作的草案上寫的是“接到了軍方意向的人”,但韓方要求改成“軍方指示”,最終雙方折中地換成了“要求”。
  據悉,調查報告書還會強調“韓日共同責任論”,意在說明“雖然(與韓國就慰安婦問題進行的)法律問題已經全部得到瞭解決,但日本政府考慮到“河野談話”的精神,成立了亞洲女性基金等,不斷進行人道主義努力,但是的確存在不盡人意的地方。相反,韓國也應該承認在整理並說服國內各種觀點這方面上有做得不完善的地方”。
  日本政府強調,此次調查的對象不是談話內容,而是公佈談話內容之前的過程。
  然而韓國媒體報道稱,有指責認為,如果外交當局的部分協商內容被單方面公開,“這將動搖外交的根基”。首先,韓日兩國均要求外交文件記錄材料原則上要30年之後才能公開,相當於是一種“規定”。“河野談話”於1993年8月發表,至今只有21年不到的時間。
  此次調查雖然不是公開當時的外交文件,但其實是把雙方圍繞談話內容進行的協商或對話對外公佈,可以看作是違反了外交基本原則。
  韓國一位外交負責人表示,需要先觀察一下20日公佈的內容,如果真的與日本媒體報道相符,那韓方不得不認為這其實是日本在表明“從現在開始不會再和韓國進行外交活動”。
  另外,調查內容很有可能按照日本右翼勢力的要求歪曲事實。原因是調查工作本身就是以“日方版本”的記憶為基礎進行的。“河野談話”公佈當時的韓國駐日本大使館的外交負責人趙世暎17日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當時,韓國外交部曾下達文件,表示“這的確是根據日本單方面的判斷公佈的內容,(韓國)不會對文件調整協商做出回應”。
  對此,韓國外交部發言人魯光鎰在17日的例行記者會上強調,“河野談話”是以日本自行的調查和判斷為基礎表明日方立場的文件,不同於共同聲明、協商文件,是沒有必要與其它國家進行協商或調整的文件。同時,也表示韓國對日方的行為感到不滿。
  韓國外交部本月15日也表示,如果日本政府公佈破壞“河野談話”的結果,韓國政府將積極公佈對日本軍慰安婦受害者問題的歷史真相和責任的權威立場和資料。  (原標題:日本將公佈河野談話調查結果 韓方表示不滿)
創作者介紹

In the Name

wdwnq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